今天是

石大人物

方华灿:忆我在党的培育下的成长

来源:宣传部 | 作者:方华灿 | 发布日期:2018-09-21 | 阅读次数:

我的入党初心

天津市解放后,我作为首批在学校中发展的共产党员,于1949年9月14日在北洋大学 (即今天津大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0月,因天津市党组织尚未公开,我们秘密开展了入党宣誓仪式,时间在深夜零点之后,地点在天津女子师范学院图书馆楼的地下室,监誓人是天津市委组织部领导谢毓同志,领誓人是北洋大学地下党党支部组织委员聶壁初 (后曾任天津市市长、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参加宣誓的候补党员4人。

在宣誓前,每个人要先发言,向党组织汇报个人的入党动机。我在汇报时是这样说的:“我1948年秋考入北洋大学后,在校园浓厚的进步氛围感染下,参加了大学一年级学生开展的‘要公费’‘要面粉',以及后来的‘反南迁'‘应变护校’等一系列学生运动,并被选举为大学一年级学生联合会的执行委员。当时校园被国民党军队占领,我们组成护校队日夜巡逻保护学校资产,深夜里在僻静的角落,用袖珍收音机收听解放区的广播,我听到了一首名为《望见了北斗星》的歌曲,‘望见了北斗星,知道了方向……共产党好比那火红的太阳……跟着他自由的花儿开放,跟着他民主的歌儿高声唱,跟着他幸福的日子过得好,跟着他胜利的果实大家享……’的歌词深深地感动了我,我觉得我应该跟着共产党走,因为共产党不仅可以使我获得幸福,而且在为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谋幸福。与此同时,北洋大学地下党员组织的读书会引导我学习了《新民主主义论》等进步刊物,再加上1949年天津市解放以后,我亲眼目睹共产党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办实事的实际,更进一步坚定了我跟着共产党走、努力争取做一名共产党员的决心,这就是我的入党动机。”当时的发言表达了我要争取成为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干中学、“在战斗中成长”

  1949年春,在北洋大学党组织的领导下,我被选举为解放后北洋大学第一届学生会执行委员。执委会中党员和民青 (即团员)组成了一个小组,我当时是民青。第一次小组会在深夜里秘密进行。会上,学校地下党党支部书记杨启绍同志着重讲了公仆意识,强调要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勤务员;他指出要在干中学,“在战斗成长”,还指着我说:“你是一年级大学生,没干过大学的学生会工作,边干边学嘛!”这次会议让我很受教育。

  担任学生会执委,我想为大家做点事,当时学校还没有洗澡的地方,我就从找浴室的房舍开始,再到采购电机、水泵、管线等器材,最后请人安装施工,终于在校园里建成了一个大学生的公共浴室,解决了“洗澡难”的问题。此后,直到我1952年毕业前,党组织又指派我做共青团的工作,先后担任了校团委会的组织部长和副书记,并教育我“在战斗中成长”,边干边学,锻炼了我的组织能力,为日后我的进一步成长打下了基础。

  1953年北京石油学院成立,学校党组织分配我担任石油机械系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当时,全系只有教师党员4人、学生党员4人,因为党员人数太少,教师与学生一起组成了一个党支部。党支委会3人,我担任书记兼统战委员,我那时才24岁,与两位女同志一起挑起初建的机械系全系工作的担子,深感责任重大,如履薄冰。

  当时,因校行政还任命我为机械系系主任助理,所以我首先碰到的难题,就是如何协助系主任蔡伯民作好系行政工作。面对这样一位年长的党外高级知识分子,我作为年轻的系党支部书记,就在想如何作他的统战工作。我想起了学校阎子元院长、贾皞书记在分配工作时,跟我谈话时说过的话:“你要放手大胆工作,在战斗中成长起来。”我曾在玉门油矿实习过一年,就经常与蔡伯民谈玉门油矿的人和事。后来,学校聘请了原苏联炼厂机械专家库兹尼佐夫为机械系顾问,我就帮助他与原苏联专家研究工作。就这样,我们渐渐能经常谈心,且能谈到政治思想上进步的话题。于是,1956年北京市在高级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时,蔡伯民终于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通过这件事,我实实在在地尝到了“干中学”的甜头,阔步沿着“在战斗中成长”的道路前进。

  自1953年到1984年,我先后担任系主任助理、副系主任、系主任,与全系师生员工一起,为建设好机械系整整奋斗了31年。从1984年至1992年我担任了学校的副校长,仍然是“干中学”,与全校师生员工一起为学校发展努力奋斗。1992年调回北京后,无论是担任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的4年,还是退休后被返聘为院、校教学专家组组长的15年,我还是在“干中学”,为学校在北京的重建增砖添瓦。

我在参加九间房村北京石油学院创建、盐碱滩上建成石油大学(华东)、昌平蟒山下建设石油大学(北京)的过程中,按照党指引的“干中学”前进,终于使我“在战斗中成长”为一名新中国的教育工作者。

 

实践出真知

1951年,时任燃料工业部石油管理总局副局长、我国著名采矿专家严爽来北洋大学作动员报告,动员大学生学习石油专业,到艰苦的行业中去奋斗。我响应党的召唤,报名学石油。但是,当时攻读石油机械专业,一无教师,二无教材,怎么办?石油管理总局提出学生到玉门油矿实习一年,在生产实践中学习。经教育部批准,攻读石油机械专业的20位同学在1951年7月3日奔赴甘肃玉门油矿。路过北京时,在送行会上,燃料工业部副部长刘澜波,要求我们好好学习《实践论》,深刻领会“实践出真知”的道理;教育部副部长曾昭伦,让我们充分作好艰苦奋斗的准备,化古人诗句“春风不度玉门关”为“春风普度玉门关”。一路上,我们走了半个月,坐敞篷卡车、吸扬起的尘土、吃锅饼干粮、住车马大店,接受了艰苦奋斗的生动实践教育。

  到玉门油矿后,在欢迎大会会场大礼堂的后墙上,看到大幅油画———玉门油矿的开拓者孙健初(地质学家)、严爽、靳锡庚(采矿学家)在戈壁沙滩上,手牵着骆驼缰绳、驮着重物、艰难行走的画面,使我深受教育,坚定了我为祖国石油工业奋斗终生的信念。在玉门油矿实习的一年中,我们先在钻探大队与钻井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上班乘卡车,夜间披着老羊皮,穿过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滩,到几十公里外的石油沟井场;喝祁连山的雪水;吃自带的干粮;干的活儿是在起下钻作业中手提几十公斤重的卡瓦和打大钳等重体力劳动。但是,几个月下来,整套石油钻井机械的结构组成、工作原理、技术性能以及全部钻井工艺过程对钻井机械的要求等,我们全都学习到了。我将这些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编写成了厚厚的一本《实习报告》(后曾作为《石油钻井机械》教材)。我们取得了专业知识与技能和思想政治上的全面丰收,体会到了“实践出真知”。

  此后,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先后到采油厂学习采油机械,到保修站学习动力机械,到机械厂学习制造工艺,到钻机安装工地学习整套钻机安装,收获颇丰。在钻机安装工地,正赶上我国第一部引进原苏联的井深3200米的“伍德”钻机运到,我们参加了全套钻机的全部安装过程。在《实践论》指引下,它终于开了花、结了果。

  1952年我从北洋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清华大学石油系机械教研室作教师,我与其他三位教师一起挑起了在我国创建第一个石油矿场机械专业的担子。我以实习所得为基础,编写教材、备课,为这个专业即将毕业的学生班开设了以前没有过的新课“石油矿场机械的安装与修理”,将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

  1965年,我国发现了天津大港油田,因该油田与渤海大陆架相连,所以石油部号召“下海找油”,掀开了我国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热潮。我响应号召,决定从陆上石油矿场机械转向专攻海洋石油装备。怎样学?怎样教?又面临着空白,需要填补。

  我想到了党指引我走的“实践出真知”的道路,于是通过三次实践进行了海洋石油装备的“充电”。第一次是去上海海洋石油地质局的研究所和沪东造船厂及安亭探矿机械厂,参加我国第一艘自行设计、改装、建造成的双体钻井船“勘探一号”的生产实践,我全面学习到了有关钻井浮船及其各种装备的设计、建造知识。与工人师傅在车间研究修改设计图纸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图纸上的一条线,工人师傅一身汗,国家的财产千百万”。第二次实践是去南海东部珠江口外的万山群岛锚地,我参加了刚从新加坡罗布雷造船厂购买的我国第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勘探二号”的验收及第一口井的钻井工作。从工作实践中,我学习到了与钻井浮船不同的另外一种类型的海上石油装备的全面知识。在海上钻井时,我们遇到浪高15米的强台风,平台上工人师傅奋不顾身地忘我战斗精神使我深受教育。第三次实践是去南海西部距离海南岛三亚市92海里的莺歌海锚地,我参加我国从挪威购买引进的第一座半潜式平台的验收、培训及第一口井的钻井工作。通过工作实践,我又学习到了第三种海洋石油平台的知识,开拓了视野。在一次维修固井泵时,齿轮打断了工人师傅的一根手指,他仍顽强地坚持将固井泵修完,给我上了一堂深刻的思想教育课。

  三次实践,使我这个“新学生”学到了真知。此后,我整理心得、收集资料,编写出了教材《海洋石油钻采装备与结构》,开设了“海洋石油钻采设备”课程,建起了海洋石油钻采设备研究室,招收了第一批海洋石油装备专业研究生,我国高等学校中开始出现了海洋石油装备的教学与科研。

 

为人民服务

我从1952年任教以来,至今已有66年之久,我是人民的儿子,我就要一辈子做一名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的人民教师,为人民服务。人民教师为人民,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育人,就是要为人民培养德才兼备的人才,育人成才。教书就是要讲好课,向学生传授知识与技能;育人就是通过言传身教,指引学生健康成长,乃至成才。提到讲好课,记得在山东东营时一次毕业生座谈会上,一位学生发言时说:“老师们讲的一堂课,若一辈子作教师,可能要讲上几十遍,但是,我们学生可能一生就听这一遍。”这位学生的发言,让我很受启发,也把他的发言作为我的座右铭。谈到教师的育人,我认为,身教胜于言传,教师的育人就是要以身作则、为人师表,在为人、处事、治学诸方面,给学生树立榜样,只有这样的潜移默化,才能够培养出德才兼备、体魄健强的祖国需要的人才。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不仅以作好教书育人的要求警示自己,还想把我走过的弯路、取得的教训告诉年轻教师。因此我先后编写出版了《论高等学校的课堂教学》和《寄语大学生》两本书,前者是为了教书,后者是为了育人,期望我能在为人民服务,作人民教师方面尽绵薄之力。

  我66年的教师生涯还在延续,但是它是有限的;我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仍在跳动,但是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却远远没有完成,希望我能阔步迈入新时代,在新长征路上再谱新章。



编辑:海凤